“女排精神”是怎樣煉成的,請記住這些歷史時刻

2019年10月09日12:34  來源:大眾日報

10月1日上午,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大會在北京天安門廣場隆重舉行。在群眾游行中的“祖國萬歲”方陣,中國女排壓軸亮相,讓全國觀眾為之歡呼。

在此前閉幕的2019年女排世界杯比賽中,中國女排十一場比賽全勝,成功衛冕。習近平總書記親切會見奪冠隊員代表,總書記回憶道:“38年前,中國女排首奪世界冠軍時,舉國上下心潮澎湃,億萬觀眾熱淚盈眶。中國女排‘五連冠’,萬人空巷看女排。”

幾十年來中國女排的砥礪前行,女排精神是如何凝結而成的,女排運動又在祖國大地上經歷了怎樣的發展過程呢?

排球運動落地中國——屬于青年人的運動

排球運動誕生于1895年,是融合網球場地和籃球球膽發明的一項新運動。因而,排球運動具有隊員劇烈接觸少、球的滯空時間長等特點,相較于足球、籃球、橄欖球等團體項目有更好的群眾參與度,很快被用于青少年體育教育中。隨著二十世紀初中國引進西學,排球運動開始在國內青年學生群體中傳播開來。

1913年起,參加遠東(奧林匹克)運動會的中國代表團組建了排球隊,但這時排球比賽只設男子組,直到1924年前后,遠東運動會和當時的“全國運動會”才分別增設了女子排球項目。在賽事的促進下,我國到1930年時已組建13支省一級女子排球隊,排球運動——尤其是女子排球運動廣泛流行。周恩來于1919至1920年在南開大學就讀時,就曾是學校排球界的主力選手之一。抗日戰爭時期,排球比賽成為根據地延安的主要體育活動之一,幾乎每天晚上都有各學校、機關、部隊組織的排球比賽,排球場遍布延安。

早期排球的上場選手較今日更多,規則由16人制、12人制一直改革為9人制,這一時期球場上運動員的站位是固定的,按得分輪換位置,接球、傳球均不跑動,對球員間的團結協作、默契配合要求頗高。

新中國成立初期——女子排球事業“站起來”

1949年10月1日,“中國人民站起來了”。但部分西方國家持續阻撓新中國參與1956-1976年的五屆奧運會,剛剛“站起來”的國家和人民尊嚴飽受侵害。在這樣的國際格局下,體育運動成了為數不多的中外對話渠道和國家形象展示平臺,在數十年的艱難時期,中國女排事業從零積累,勇擔重任。

1951年,新中國正式組建“國字頭”女排隊伍——國家女子排球隊,并在全國范圍內改用“6人制”比賽規則。上場人數減少的排球運動較以往有明顯不同,首先是場上選手職責劃分更加明確,團隊配合壓力大幅增加,新式選拔和培養體系需要從零構建;其次是接球時通常處于運動狀態中,既考驗球員的接球、擊球技巧,也提升了體能和靈活性要求。中國排球界邊學習、邊摸索,在短時間內便克服了種種困難,于1953年成功加入國際排聯,實現重大外交突破。緊接著在1956年,中國女排參加在法國舉行的第二屆世界女子排球錦標賽,先后擊敗奧地利、荷蘭和聯邦德國等隊伍,獲得第6名。在奧運之路持續受阻的情況下,國際排聯成員的身份、世界錦標賽的成績都顯得分外珍貴。

在國家的大力支持下,中國女排事業的第一批人才梯隊逐步建立,先后有張然(原八一隊隊員,原江蘇男、女排主教練,培養了袁偉民、孫晉芳等杰出選手)、龔亞麗(第一批國家女排主攻手,全國第一位排球學女碩士,長期從事排球科教工作)、袁偉民(原國家隊隊員,女排“五連冠”時期的國家隊主教練,原國家體育總局局長)等一批長期影響中國體育事業的杰出人才涌現出來。

與此同時,世界各國的體育運動事業也正處于飛速發展的階段,女排競技場一時風起云涌。1964年排球運動第一次列入奧運會項目,日本女排獲得冠軍,震驚世界。周恩來總理當即邀請日本女排和主教練大松博文來華訪問,在國內多地交流切磋,時任國家體委主任的賀龍元帥觀看比賽后總結出許多經驗。此后國內形勢變化,女排參與國際交流的機會減少,直至1972年,日本女排再次應邀來訪,在首都體育館舉行了多年來的第一次中日排球賽,一時轟動北京,這次中日排球賽雖不及“乒乓外交”的轉折性意義,卻有著相似的歷史使命和價值。

由于長期缺乏高水平賽事經歷,競技水平難以維系,國家男子、女子排球隊于1974年解散。但20余年間的篳路藍縷,已為中國女排事業向更高水平發展奠定了基礎。

從改革開放到五連冠——女排精神內涵“富起來”

鑒于體育事業、外交事業和群眾感情的多重需要,1976年國家體委決定重新組建排球國家隊,并制定了“各省篩選、臨時集訓”的選材策略,許多五、六十年代培養的排球人才及時回到球場。

然而,中國女排事業實際已經停滯多年,此時她們將面對的,是身高和力量均占優勢的歐美選手,以及憑高速、技巧、苦練稱霸一時的日本選手,相較之下的中國女排毫無優勢可言,處境與乒乓球等傳統優勢項目全然不同。以主教練袁偉民為代表的女排工作者,根據實際情況研究制定了“特殊化選材、獨特戰術、科學苦練”等系列策略,并結合郎平等新隊員的特點,確定中國女排的未來需要向“高快結合,快速多變”和“全攻全守”(場上隊員均可承擔攻守任務)兩個方向發展,將主要戰術目標直接鎖定在世界一流強隊。此時的女排人非但沒有被困難嚇倒,反而向世界強隊發出了堅強回聲。

1981年11月,中國女排參加在日本舉辦的第三屆女排世界杯,在7場比賽在的前5場均以3-0大獲全勝,并在最后兩場比賽中纏斗5局,力克美國隊和東道主日本隊,首次獲得世界冠軍,“女排精神”一時響徹國內。《人民日報》頭版整版刊印《學習女排,振興中華——中國贏了》,文章寫道:“用中國女排的這種精神去搞現代化建設,何愁現代化不能實現?”鄧穎超(時任全國婦聯主席)在《體育報》號召各行各業的人民群眾“都要學習中國女排精神,樹立遠大的志向,發揚腳踏實地、苦干實干的作風,把自己的工作做好,更快地將我們的社會主義事業推向前進!”

中國女排腳踏實地、苦干實干的作風,也實實在在地折服了對手,日本《排球月刊》1981年第3期評論稱:“(中國女排運動員)經過較長時間的配合訓練,精雕細刻,已經達到十分完美的境地……她們無論何時都能認真地全力跳起,這是由于平時訓練的嚴格要求。”日媒恐怕有所不知,文中所稱的“長時間嚴格訓練”,地點是在郴州基地竹棚館——顧名思義,是兩座僅用43天就搭建起來的竹木結構排球館,其中一座竟然于數年后被大雪壓塌。這已然是當時最好的訓練場地,在全國也只有郴州、漳州等個別基地具備,因而老一輩女排人多有一段“竹棚精神”的記憶。

由此直到1986年,中國女排實現歷史性五連冠。“女排精神”成為中國體育事業中注定永載史冊的口號。在改革開放前期,國內各領域體制面臨大幅改革,社會上許多人被彷徨、迷茫的心理籠罩,而一幕幕呈現的女排傳奇,極大地激勵和感召了身處各崗位的勞動者。《人民日報》在1982年女排世錦賽奪冠后開辟的“學女排,見行動”專欄,一時匯集了國內各行各業工作者發憤圖強的事跡。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女排精神”被定格為“無私奉獻、團結協作、艱苦創業、自強不息”,潤透社會各個領域,成為國人的一大希望之源和心理寄托,匯聚成“學習女排,振興中華”這句響亮的口號。

進入二十一世紀——女排精神感召力“強起來”

崛起的中國女排成了歐美和日本強隊的“重點關注”對象。古巴、巴西和荷蘭等隊研究彼此特點,采取兇猛的“男子化”網上進攻戰術和立體化的后排進攻戰術。同時,連戰連勝的中國女排也承受著來自社會和內心的沉重思想壓力,走入成績低谷期。體育人紛紛意識到,只有放下包袱、緊跟形勢、面向未來,才能重回世界頂尖水平,女排事業旋即啟動了改革。

一是加強科學訓練。一方面針對國際賽事形勢,重點在跳發球、后排進攻和快速進攻方面尋求突破,同時加強對自由人新規則的適應。另一方面以長遠的眼光調整陣容,增加新人歷練機會,2001年組建國家隊時,12名隊員中有10人是新入選的。

二是營造良好的選材和訓練環境。當身高臂長、大力扣殺成為排球運動的標志,女排隊員的科學選材變得尤為重要。選材有賴于廣泛的群眾參與、良好的場地設施保障和光明的職業前景,是一項需要全社會共同推進的事業。自1995年《全民健身計劃綱要》頒布至今,我國的體育場館數量由61萬增長到205萬以上,女排的主要集訓地——曾經只有竹棚館的漳州基地——在時任福建省長的習近平同志的關心下,于2000年改造一新,至今仍經常擔當國家隊集訓任務。

隨著新人百煉成鋼、戰術駕輕就熟,在2003年世界杯的賽場上,陳忠和主教練率領的中國女排一舉奪回了闊別17年之久的冠軍獎杯,史稱“黃金一代”。但從長時段來看,中國女排在此后仍長期受到西方強隊壓制,十余年間未能邁入世界頂尖行列。

2013年,被廣泛認為是中國女排“青黃不接”的年代,郎平臨危受命擔任中國女排主教練,目標直指里約奧運會。郎平清晰地認識到后備人才培養是當務之急,她一以貫之地實行“大國家隊”戰略,大膽啟用助理教練、新隊員和替補隊員參與重要國際賽事,再球場的每個位置都儲備了多級人才梯隊。國家也在團隊建設上傾力支持,截止到出征前,女排國家隊擁有7人中外教練組、8人醫療和康復團隊以及科研團隊。

十年磨一劍,當2016年運動員們抵達里約后,緊隨而來的卻是小組賽的接連失利。但此時的中國女排已有充分的大賽經驗,即便多輪遭遇困難仍然保持不畏強敵的本色,四分之一決賽對陣東道主巴西女排實現驚天逆轉,并在接下來的半決賽和決賽接連“復仇”小組賽對手,榮獲奧運冠軍。

里約的勝利使“女排精神”再次響徹神州大地,與30年前有所不同的是,這次的女排奪冠更能令人體會到逆境拼搏、百折不撓的可貴,宛如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女排事業乃至各項事業的進展歷程。郎平賽后接受采訪時說:“女排精神不是贏得冠軍,而是知道有時不會贏,也會竭盡全力;是一路雖走得搖搖晃晃,但站起來抖抖身上塵土,依然眼中堅定。”

走出低谷,重回巔峰,億萬同胞和女排人的默契在幾十年來共同經歷的起起落落中愈發堅固。管理更加科學了,行政管理部門大力推動體育強國建設,持續減政放權;人才培養更加現代了,聯賽賽季設3個轉會期,賽事數量和水平穩步提高,朱婷開創現役國手加入境外俱樂部的先河;輿論更加理性了,不再施加苛求每場比賽勝負重壓,賽事的戰略戰術安排亮點頻現。顯著的變化還體現在球場以外:群眾參與更加積極了,女排聯賽進入“中超時代”,聯賽線上觀看人次突破1億大關,全民健身參與度上升迅速;體育服務更加健全了,新頒布的《全民健身條例》將中小學體育場館向全社會開放;體育產業更加活躍了,各地“體育特色小鎮”從無到有,體育科技研發水平由弱到強。身處新時代的中國女排不忘初心,繼續前進,帶動了全社會,激勵了全民族。

2019年9月14日,第13屆女排世界杯在日本開幕,中國女排自始至終的目標——“升國旗,奏國歌”,正是源自女排“勇攀高峰”的精神。第6場比賽,中國隊連丟二、三兩局,中國隊員能夠迅速調整心態、穩住陣腳,以大比分扳回兩局奪回勝利;第11場比賽開始前一天,女排隊員就已經在理論上獲得冠軍,但踏上賽場,隊員們眼中的拼搏之志一絲未減,全程毫不懈怠,第三局以25-12的比分大勝。

中國女排 “團結奮斗、頑強拼搏、勇攀高峰”的精神吸引了全民族、全世界關注的目光,也續寫了女排精神的輝煌。

(大眾日報客戶端特約撰稿:李泰衡,北京師范大學歷史學院)

我來說兩句 0人參與,0條評論
發表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最熱評論
最新評論
已有0人參與,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
版權及免責聲明:本網所轉載稿件、圖片、視頻等內容僅出于向公眾傳遞更多信息的目的,不希望被轉載的媒體、公司或個人可與我們聯系([email protected]),我們將立即進行刪除處理。所有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扑克三张牌大小怎么比